• 关 键 字:
  •  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> 企业文化 -> 文苑天地 -> 6月份的尾巴

6月份的尾巴

日期:2010年7月16日 15:02

在我的认知世界里,长沙注定就是一个“娱乐”和“被娱乐”的城市。无论是一地斯文的岳麓书院,还是临江吟唱的杜甫江阁;无论是感怀岁月蹉跎的开福禅寺,还是满腹文章的秦简汉牍;无论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黄兴路,还是滋滋作响热情香郁的臭豆腐;也无论是地铁工地上叼着白沙听着手机音乐挥汗如雨的青年小伙,还是街头冲你嫣然一笑的青春少女或嬉戏在陈年老巷里的黄口少儿,无不弥漫着快乐的气息,游走着娱乐的精神,激发着跃动的力量。在这座以快乐而著称的大本营里,本能地生长着一种叫作天天向上的元素,沿着由西而东的长江和南来北往的京广,向周围发散。

在这一年里的七月,雨水刚停,阳光就灿烂开来,充斥了每一个角落。走在流火的长沙大街,有流行男女哼唱“七月份的尾巴,你是狮子座……”。不禁哑然失笑。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座,而且从未上心去查证可以归于哪一座,但一个尚带青涩,有着诸多争议的常德女孩,用略带清凉的绵绵之音,唱出了物欲社会的一反常态,让我记住了七月份的尾巴是属于狮子座的。2009年的夏季,最热的不是温度,而是曾某某及其现象。

当娱乐重新站队,另一轮热点即将闪亮登场的时候,狮子的尾巴,再次掀起七月的嚣尘。已经习惯而且接受但是又已经缺少了曾某某的“花儿朵朵”,尽管一如既往地想唱就唱,唱得响亮,而且依旧荡漾着青春的梦想、张扬着激情的渴望以及挥洒着少年轻狂的意气风发,似不曾有着往常的热闹。更多的视野,聚焦在遥远的南非绿茵场。

诚然,我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球迷,相对于周围的迷,甚至强加个“准”字也相当困难。我不关心谁或者谁又进了球,也不关心这个亦或那个部落又出局了。这种热闹,于我绝缘;这种无聊,似觉无趣。一群非华人,在一个被称之为南非的地方,疯狂地玩着华人的“蹴鞠”游戏。千里之外,迷们高举千年文明的旗帜,以各种各样的姿态,对他们的追逐评头品足,高调论道。由此,我再次想起了某邻邦的“端午节申遗”和“风水申遗”事件。有容乃大再次影响世界,“中国制造”挑逗着我们的眼球,丰富了我们的物质甚至精神。

就在为“蹴鞠”游戏的精彩而手舞足蹈的时候,应是有一些事情牵回了一些关注。湘之湘江,赣之信江、抚河,滇之马龙,闽之武夷山……,如注的暴雨,淋湿了升扬的温度;肆虐的洪水,湮灭了蒸腾的烈焰。经历过洪兽践踏之后,除了些许无奈,更多的是期许、祈祷和企盼,甚至于奇迹。在无坚不摧的洪魔面前,众志成城的力量显然更为强大,战天斗地的恢弘气势,压倒了洪水的铺天盖地。除了寄予早日重建家园的良好祝愿,还希望灾难和病痛离我们远点,再远点。

六月份的尾巴是什么?我不知道,但着实令人兴奋、振奋、亢奋。一个精彩即将淡出,新的精彩悄然而至,我们和我们周围的每一个人,随时都在制造精彩、演绎精彩、捕捉精彩、评论精彩。精彩永远不会终结,这“门”那“门”层出不穷,当演艺之门向你敞开,球门被他人攻破,家园之门被洪水踹开之后,你还有多少门可守? 

所属类别: 文苑天地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版权所有:湖南新华水利电力有限公司  |  湘ICP备16019387号  |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43000079687014XG 

 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  |  后台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