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关 键 字:
  •  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> 企业文化 -> 文苑天地 -> 千古明月

千古明月

作者:张海波来源:湖南锦源白竹洲水电有限公司 日期:2010年12月10日 15:44

明月悠悠,万世沧桑。多少文人墨客,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仅留下不朽诗作,记录着他们当时当地的心境,唯有明月高悬,不管人间是战马嘶鸣还是歌舞升平,依旧在夜空中温婉行走。张若虚曾在《春江花月夜》中感慨道:“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”,千古如一的明月,照耀着永无终点的河流,脉脉流淌。而今我沿着资水的柔波行走,在朗风清气中仰望溶溶明月,仿佛能够洞穿时空,妄图从那儿攀上古人的一臂,一窥古人的心声。

明月是故乡。关山月,伤离别。“月明边徼静,戍客望乡时”。出征的人儿无所依托,遥望着明月,那便是家了!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”倘若战火不熄,归程无期,就不只是征人的悲剧,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了。

明月是他乡。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。在咫尺天涯,鸿雁传书、鱼传尺素的时代里,朗照的明月便成为沟通两地的寄托和安慰。才情横溢的诗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,被贬他乡时,他们的友人只得对着明月诉衷肠: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两乡”,“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”。足不出户的思妇更是只能夜夜仰望,“仰头看明月,寄情千里光。”

明月是忧愁。“夜长不得眠,明月何灼灼”。孤寂的黑夜里,只有孤壁青灯。政治的险恶使得文人三缄其口,欲言又止,顾左右而言它,倘或明月升起,还或得一倾诉:“夜中不能寐,起坐弹鸣琴。薄帷鉴明月,清风吹我襟。孤鸿号外野,翔鸟鸣北林。徘徊将何见,忧思独伤心。”直叫人看到暗夜里一颗冰心在灼灼闪耀,与天上明月遥相呼应,却又被无止境的黑暗所覆盖,这是何等的孤寂和压抑!

明月是慰藉。政治是沧海,文人是粟米。无能为力,只能自我排遣。“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。”在“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”、“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”的悠闲之中,又有谁了解那种无奈的郁结。长久的等待无果之后,多少才学之士转而归隐,后半生只与明月为伴:“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

明月是孤独。“薄帷鉴明月”,忧愁失意是孤独;“举杯邀明月”,乐观旷达也孤独;“卧看残月上窗纱”,高处不胜寒同样是孤独。

明月是理想。从“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”中,我放佛看到酾酒临江,横槊赋诗的曹操想要一统天下的豪情壮志;从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览明月”中,我放佛看到遥襟俯畅,逸兴遄飞的李白对自己诗歌与才华的潇洒自信。

明月是思念。从“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”的诗句中,我放佛听见穿越千年而响彻心扉的哭泣声。

明月无情。“明月不谙离恨苦,斜光到晓穿朱户。”  

明月有情。“离人无语月无声,明月有光人有情。”

明月只是明月。天无私覆,地无私载,日月无私照。古人曾无数次的从明月那里寻找人生彷徨的答案,明月亦无数次的用它祥和的柔光将人类裹起,将失意的、孤独的、征人思妇一并慰藉了。浩瀚苍宇涵盖下,朗朗月光普照中,人类是多么渺小,个人的哀怨又是多么不足道。在我人生的每段历程,总能找到古人的心迹与之对应。我不禁对月感慨,究竟不知是月亮成就了诗人,还是诗人成就了月亮。

张海波  湖南锦源白竹洲水电有限公司

所属类别: 文苑天地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版权所有:湖南新华水利电力有限公司  |  湘ICP备16019387号  |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43000079687014XG 

 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  |  后台登录